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纪录片

《百年巨匠》

发布日期:2013-03-19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kkcms.net&BufferTime=3" />

3月17日起,武汉教育电视台每晚22:50,共12集,每晚播出一集。

  简介:

  大型人物传记纪录片《百年巨匠》共拍摄了画坛巨匠12人的故事,每人都分上、中、下三集来讲述。第一部推出的是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第二部正在拍摄,将推出关山月、傅抱石、潘天寿、林风眠;第三部将推出李可染、吴作人、李苦禅、刘海粟。

  该片大量展现了画坛巨匠生前多个时期的原貌、创作的原作、用过的原物和生活过的原址等,并巧妙的组合,将他们的人生重要经历进行场景再现,同时大量展现他们的亲属及其后人、弟子及其后人、友人及其后人和历史见证者等或亲历或亲见或亲闻的口述,还原历史,亲切感人。对于无法还原拍摄的历史场景和特殊背景,摄制组采用了三维动画手法进行写意,营造了氛围和意象。

  本片还出现了中国当代美术界一批著名的画家和专家,包括靳尚谊、刘大为、冯远、杨晓阳、许江、郎绍君和刘曦林等,深入浅出的解读了画坛巨匠不同阶段、不同风格的代表作品,并且把许多作品联系起来,阐明画坛巨匠的美术造诣、创作风格和美学观念以及其为什么能够成为巨匠。风格简洁明快,既有文学性,又大众化,让懂画和不懂画的人都能够产生浓厚的兴趣观看。


  剧集介绍

 

《百年巨匠---齐白石》

  第一集 从木匠到画匠

  来到北京琉璃厂的人,总是希望能有点意外的惊喜。而1917年9月26 日这一天,对于42岁的陈师曾来说,这个意外却超出了他的判断。当时,这位北京高等师范学校的国画教员正在一家不起眼的南纸铺里闲逛。无意间,角落里的一方印章让他眼前一亮,印章布局奇巧,刀功老辣。但是篆刻者的名字他却从未听说过。陈师曾急忙打听这个人的住处,随后匆匆离去。

  在宣武门外的法源寺,陈师曾找到了印章的主人。这位年近花甲,在生人面前有些怯生的老者,是个画家,来自湖南乡间。因为画作卖不出去,只能靠刻印勉强为生。两人一见如故,深谈了许久,从此结为知己。

  陈师曾是清末大诗人陈三立的长子,著名学者陈寅恪的长兄。他本人学贯中西,是当时北京画坛的领军人物。这样一位大家为什么会对一位毫无名气的民间艺人如此垂青呢?

  仅仅几年后,这个当年只能蜗居寺庙、生活窘迫的老人却名声鹊起,他的画作超越了陈师曾和同时代的很多人,最终成为了当代中国画坛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他的名字叫齐白石。

  第二集 从画匠到画家

  1902年秋天,已经40岁,一心只想待在湘潭过安分日子的民间画师齐白石,先后接到了来自西安的两封信。一封是在衙门里做官的老乡夏午诒寄来的,他请齐白石去西安教他的如夫人学画,并随信寄来了路费。

  他的另一位老乡郭葆生怕他不肯出远门,也特意写来了一封长信,诚恳地劝说齐白石要走出去,他在信中写道:“作画尤应多游历,实地观察,方能得其中之真谛。”

  经过了再三的犹豫之后,从未出过远门,没有多少见识的齐白石,在不惑之年带着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走出了湖南。齐白石没有想到,他这一步迈出去,便是人生和艺术的另一个境界……

  第三集 从画家到巨匠

  这里是北京跨车胡同经过改造之后留下的唯一一幢民宅,这个四合院就是齐白石的北京故居。自从1926年冬天,齐白石用两千大洋从一个前清的太监手里买下了这个院落之后,他就一直住在这里,晚年的大多数作品也是在这个小院里完成的。

  在经历了初到北京时的窘迫,画作卖不出去的冷遇,居无定所的漂泊之后,70岁以后的齐白石不仅奇迹般地成为了北京画坛的大师,还当上了美专的教授。从此,他在画界的地位无人撼动。

  经过十年的历练,齐白石彻底脱胎换骨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衰年变法,自成一体,从此他再也没有因为画作卖不出去而发过愁了。那么,究竟什么是齐白石所说的衰年变法?他又是怎样从一个濒临潦倒的底层穷困画家,一跃成为了蛮声海内外的画坛巨匠呢?


 

《百年巨匠--徐悲鸿》

  第一集 命运之舟

  来到上海的人,大都要来外滩看看,除了感受这里的都市繁华,也会欣赏流光溢彩的黄浦江面。

  而1915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同样在黄浦江畔,没有人留意到,一个年轻孤单的身影却正在这里绝望地踯躅徘徊。此时,这个挣扎在灯红酒绿十里洋场里的青年,已经花掉了身上的最后一枚铜板,而苦苦等待的另一个工作机会也泡了汤。

  假如,他真的就这样跳进了黄浦江,那么,中国和世界将从此失去一位画坛巨匠……

  回顾徐悲鸿的一生,他短短58年的生命似乎总与远行紧密相联,总与追梦的风帆分割不开,尽管他像一叶孤舟辗转漂泊,却始终高扬着艺术的旗帜,向着理想破浪前行。

  第二集 艺术之帆

  以中国书法的笔意勾勒出马首的造型,以西方素描的结构方式描绘出马的躯干,又不失中国画的神韵,这样的画法,古今画马者独此一家。大笔挥洒中,骏马脱缰而出,奔腾向前。与其说他在画马,其实他是在画他自己,他把全部的激情,全部的喜怒哀乐都放到马的身上去。他画出的马就是要替人类向上天去申诉,表达人最高贵、最崇高的感情。

  这位渴望替人类叩问苍天的画家不仅画马是天下一绝,还精通中西各门类的绘画,素描、油画、速写、白描、中国画,甚至包括书法。就是这样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却在自己文言文的自传《奔腾尺幅间》中这样写道:“吾生与穷相终始,命也;未与幸福为缘,亦命也,事不胜记,记亦乏味。”

  为何大师在述说自己的一生时,带着这样一种悲叹?如果说他画马就是在画自己,那么,他究竟是怎样一匹马,奔腾在怎样的一个艺术天地中?

  第三集 理想之舵

  这张尺幅巨大的油画是徐悲鸿的代表作之一 《愚公移山》,在这张以中国古代神话为题材的作品中,徐悲鸿用当时少有的人体形象描绘出了愚公带领子孙不畏艰难、挖山不止的主题。    这幅油画的前身是中国水墨画《愚公移山》,它创作于1940年,正值中国的抗日战争期间。在国难当头之际,《愚公移山》横空出世,撼人心魄,徐悲鸿用遒劲的笔触,使整幅作品呈现出了一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    同一个题材,徐悲鸿竟然画了两幅作品,可见他对于这个主题的重视。无独有偶,五年后,在延安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也是以撚薰粕綌为题,表达了抗战到底和建立新中国的决心。    这两个当时从未谋面、并不相识的人,在民族存亡的危急时刻,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主题来鼓舞人心。如果说徐悲鸿去西方学习是为了实现他改良中国画的理想,那么在他学业有成、荣归故里之后,面对满目苍夷的祖国,他终于将手中的画笔变成了救国救民的利器。


《百年巨匠--黄宾虹》

  第一集 笔墨灵犀

  这是1952年夏天的一个傍晚,在杭州西湖边栖霞岭19号这个院落中,一位老人正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里,他就是年逾90岁的画家黄宾虹。此刻,他面前的画纸经过层层积染,早已经变成了漆黑一团,而他却视而不见。因为,他的双目几乎已经失明了。没有人能够知道,此时的黄宾虹画的到底是什么?或许,他正在描绘的是自己内心深处的艺术。

  60年过去了,黄宾虹的画作早已成为了浙江博物馆常年展出的馆藏珍品。当人们看到他晚年的作品时,都会产生种种猜测,有些作品似乎带有强烈的法国印象派气息,而创作手法又极具中国特色的随笔点染。尽管大多数观众觉得这些极其相似的山水晦涩难懂,但是最让人费解的还是画面上那种黑乎乎的笔墨。

  于是,人们不禁要问,当年已经双目失明的黄宾虹留在纸上的这些墨点和线条,到底是什么?他究竟在表达一种什么样的艺术呢……

  第二集 知白守黑

  1906年的冬夜,在安徽歙县潭渡村,画家黄宾虹的院子里传出阵阵敲打声。几个身影正围着一架机器几乎彻夜不停地忙碌着,原来,他们在私造钱币。按照当时的大清律法,这可是杀头的死罪。

  夜色中,造好的假币被小心翼翼地从后院抬了出去。身为一个文人,黄宾虹为什么甘冒被杀头的风险做这种事?这些假币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不久,私造钱币的事被人告发,黄宾虹仓皇地踏上了逃亡之路,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出逃了。在途中,他反复问自己,当梦想再一次破灭时,是否应该就此认命,让艺术成为自己人生唯一的安慰呢?

  第三集 浑厚华滋

  1937年初春的一天凌晨,上海市西门路5号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画家黄宾虹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行装,随着来人匆匆上路了。

  此时,正值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一年前才刚刚辗转运到南京的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大批珍贵文物,又被迫面临紧急西迁。黄宾虹被特别指定即刻赶赴南京进行文物鉴定。

  早已远离政治舞台、沉浸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不问时事的黄宾虹,再一次被历史拉回到了现实中。事态的紧迫,让黄宾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可能要出大事。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接踵而来竟会是一场全民族的大灾难。而他自己多舛的命运也将面临新的磨难……


 

《百年巨匠--张大千》

  第一集 南张北溥

  他的画作古韵犹存,技法甚至超越前人。生逢乱世,他依然追寻艺术的大千世界,他就是张大千,中国极富盛名的国画大师。

  从临摹仿古到泼墨泼彩的艺术创新,张大千是如何实现这奇迹般的突破呢?

  他半生漂泊海外,在西装革履的人群中始终长髯飘逸,马褂加身。有人说他的形象总给人以仙风道骨之感,仿佛来自世外桃源;也有人说,他的画作无论怎么抽象都深深地植根于传统。然而,这样一份对古代文人理想的坚守却并没有让他与世隔绝,相反,他的作品深受现代观众的喜爱。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张大千的笔墨自如地游走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又是怎样的命运书写了一代绘画大师不朽的人生传奇……

  第二集 乱世面壁

  这是国画大师张大千的代表作之一《文会图》,此画创作于1945年。有谁能够想象得出,这般恬淡祥和的画面竟是在日本侵华的炮火声中完成的。当时,张大千居住在四川成都,他的画室附近没有防空洞,日军战机就在上空盘旋,随时对这座城市进行狂轰滥炸。而这幅《文会图》中的人物却仿佛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张大千甚至还把自己也画进了作品中,手执芭蕉扇,长髯飘逸的他,犹如深居桃花源中,自得其乐。

  国难当头,就在同时代的绝大多数画家都用画笔表现民族大义,激发爱国情怀,甚至连他自己的二哥也以“虎啸”来表达民族义愤的时候,此时的张大千却为何选择了这样一种与他身处的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题材呢?在他的这幅《文会图》中,笔触如此细腻平和,场景又如此安逸闲适,难道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真的与他无关吗?实际上,危难之中依然能够保持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对理想世界的精神追求,这历来是中国文人的一种传统。对于张大千这样一位从传统文人画进入艺术殿堂的画家来说,超越现实苦难,寻求民族文脉,似乎才是他内心深处的诉求。

  精神的世界或许能够通过画笔去表达,但是,张大千毕竟身处于战乱的年代,在这样一个他无法逃避的现实世界里,他将如何去选择自己的艺术之路呢?

  第三集 东张西毕

  2010年5月17日,北京嘉德春季拍卖会上,张大千晚年的巨幅绢画《爱痕湖》经过现场60多轮激烈的竞价,最终以一亿零八十万元的天价成交。张大千也成为首位作品拍卖突破亿元大关的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这一天距离他从文人画匠正式转变为职业画家,整整过去了90年。

  拍出天价的这幅《爱痕湖》完成于1968年,画幅间那大团的宝蓝色透出一股幽幽的神秘感,在这幅极具抽象意境的画作中,张大千用自己独创的泼墨泼彩手法,将古老的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带入了现代。

  这幅《爱痕湖》的创作灵感其实源自于张大千在瑞士亚琛湖的亲身体验,而瑞士仅仅是这位东方绘画大师周游世界时所停留过的、其中的一个驿站。

  自从1949年离开中国大陆,直到1983年去世,张大千在这33年间,足迹几乎遍布世界各地。他用一支画笔点石成金,创造了一个中国艺术家在海外叱咤风云的传奇……